WFU

2004年6月4日

標繪圖的密謀:人生的座標

Plot, oh my plot! Plot's plot plots my plot! 
我用寶貴的時光換取自我瞭解,這種價值無可比擬……
適性而為才是快樂的泉源……

大概很多人討厭統計吧?對研究學者來說,實驗少不了驗證,也就是統計學。對我來說,統計不只是科學的驗證,還是一種學習。

因為自己懶惰加上手拙,也不喜歡與動物「廝殺」,所以大一的生物學動物解剖實驗讓我印象非常不好,因此這輩子發誓不碰所謂的濕實驗室(wet lab)。其來有自,從國一某次月考第一名後(國中唯一的一次,唉…),跟老媽凹一部個人電腦,才開始懵懵懂懂跟電腦接觸。在嘉義的鄉鎮,一個不富裕的家庭擁有一部電腦多麼困難,如何尋找學習電腦的資訊、取得軟體與硬體都是天方夜譚。加上課業壓力,所以隨時得提防老父老母誤會自己在玩遊戲,還得編撰藉口,說明電腦如何幫助學習邏輯、數學與英文,還得搾出有限的時間學習電腦。果不其然,因為時間與經費問題,加上高中聯考與大學聯考,讓我電腦之路中斷數年,一直到大三乾姊夫幫我買一部個人電腦,我的興趣才得以延續。原本以為純粹興趣使然,才讓我一刻未曾忘懷;到現在才知道,原來這是天性。

退伍的兩年多來,面對臨床沈悶壓力,跟以前國中時代一樣,幾乎都是偷取時間自我學習醫學資訊學與爪哇程式語言的知識,到現在尚未一窺究竟。不過,自己釣魚的過程中,除了知識的累積之外,最重要的是,成就自我的快樂。自從去年參加過美國醫學資訊學會年會與美國腎臟醫學會年後,自己開始嘗試做點人工類神經網路的應用研究,這之中開始驚覺統計學的重要性。一樣地,又是自我摸索, 雖然很累,但是依舊痛並快樂著。

醫學資訊的聖堂:PubMed 伺服器就是放在這裡( Lister Hill Center)

老媽上次住院跟同事說,早知道不要反對我大學畢業後去唸北醫醫學資訊研究所,省得繞這一大圈,浪費許多時間。但是,親愛的老媽,我沒有怪您,我清楚知道這不是蹉跎光陰。人世間沒有這些經驗,哪有機會瞭解自己;我用寶貴的時光換取自我瞭解,這種價值無可比擬。 老哥前一陣子常說「人生的座標」,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!

雖然在台灣醫學界,很多人都看不起乾實驗室(dry lab),也有人討厭統計學,老是嚷嚷此類研究為數字遊戲。我不想爭辯什麼,這本來就是見仁見智的問題,種類劃分、文人相輕不見得是一件好事。我只知道,適性而為才是快樂的泉源。

最近常常使用「Bland & Altman plot」與「Mountain plot」,進而感知發明者的貢獻。底下,列出這些學者的網站與基本觀念,以誌紀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