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04年11月28日

有人離開 有人進來

每個階段總得為自己留下些什麼……
不管是快樂的、悲傷的、得到的與失去的,每個階段,總得為自己留下些什麼。

畢業後到現在,已經邁入第七年,每個階段都會認識不同的人,有好的、有壞的,總會讓你在工作中獲得不同的記憶。志願役的三年半,有人離開,當然也有人進來。在東海岸的日子,充滿太多不公平,會讓你傷心到想要逃兵。有人說,這是當兵的成長;我說,這是人生的轉捩點。幸好,在機場旁的軍醫院,有多位學長照顧我,更有兩位志願役醫官室友鼓勵我。這些進來的人,遠比那些一天到晚想升官、想賺錢、不學無術的人好太多。而離開的人,會有我最真誠地祝福。

退伍後,一樣在軍醫院兩年半。正式進入醫學中心,古老的歷史卻有新的建築。在這個階段,跟之前不同的是,是我全心的投入。從一開始的不適應,到後來的融入,我的用心,相信有人看得見。一樣地,這個階段,有人離開,也有人進來。因為用情,離開的人一定會獲得幸福;因為用心,進來的人,就變成恩師與好友。

去年十一月,我在美國。在全世界最高等級的腎臟醫學研討會,看著成百上千的壁報論文,自己暗自立下誓言,隔年一定要把自己的名字貼上去。今年五月,飛越歐亞大陸到大航海時代的葡萄牙,站在歐洲大陸最西岸,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名字在歐洲壁報上,這種感覺無以言喻。當時看見埃及的論文,底圖是人面獅身,讓我有了不同的感覺。一樣地,下次我要把台灣的布袋戲讓全世界看到。



今年十月,又是一個轉折。不是逃避,而是沈澱。沒有辦法到美國會場,這不重要;重要的是,好友把作品讓全世界的人都看見 (上兩圖為 Dr. Andy Chen),我也完成去年的心願。全世界?至少我是這樣想。一樣地,有人離開,有人進來;但是,不是結束,而是另一段開始。

附註:布袋戲人物所有權為霹靂國際多媒體所有,純粹用於學術研究與宣揚台灣精神。